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马戏团和流浪歌手来到捷胜城

时间:2022-09-07 18:53:34 | 浏览:925

在我十岁那年,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债。他经营过的餐馆、发廊、卡拉OK厅都以失败告终,再加上赌博输钱,除了欠银行和朋友的钱,还借了高利贷。就这样,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全家连夜跑路,离开了捷胜,去了海城。

我在捷胜生活了十年。在我十岁那年,父亲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债。他经营过的餐馆、发廊、卡拉OK厅都以失败告终,再加上赌博输钱,除了欠银行和朋友的钱,还借了高利贷。就这样,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全家连夜跑路,离开了捷胜,去了海城。

捷胜这个海边古城,原名捷浪埔。明朝初期作为军事要塞纳入了国家海防体系,建立捷胜所城。取原地名“捷浪埔”之“捷”字,加取“胜”字,寓击敌必胜之义。民国初期,她坚固的城墙被澎湃带领的工农革命军破城后拆除,只留下小小的一块,几米长的一个破墙角。

所以当时,我们一家半夜从北门撤离时,捷胜城已经没有所谓的“北门”了。没有城楼,没有城门,没有城墙。只有北门边上一家福建人开的饺子馆还亮着灯。我们就这样逃离一座记忆中的古城。

在捷胜的那十年,给我留下许多愉快的童年记忆:卡拉OK厅里的歌声,发廊里的洗发水香味,在餐馆里看我爸做烤鸭杀蛇剖鲎,还有当地人求神拜佛的各种祭祀仪式,各种街头卖艺表演,有线电视机里的香港电影、日本卡通片……虽然我们连夜出逃时有各种“美中不足”,按照传奇故事或港台连续剧的经典剧情:逃亡一座城池,需要一辆马车。现实是一辆小货车,很现实主义,毫无惊悚悬疑,事情早就策划好,当晚司机一脸不耐烦,我妹妹都困了,想睡觉;小货车本该磕磕碰碰地行驶在古城的石板路上,这个情节也是多余,只有部分小街道保留了石板路,像通往北门的大街早已铺上了水泥路;一路上很顺畅,也没有垃圾和野狗挡道,债主们都在睡觉;贿赂守卫城门的卫兵这事也省了,如果卫兵们还在,那么他们当中最年轻的也可以当我爷爷的爸爸了,而我爷爷已经仙逝了好几年。只有月亮是同一个月亮,这个永恒不变。

流浪歌手

那些在各个乡镇流窜的民间杂耍、街头表演,当时在捷胜还是很常见的,人们司空见惯,见怪不怪。像街头唱曲、舞狮、打拳头、空手拔牙、卖膏药、耍猴、喷火吞剑、胸口碎大石、小姑娘扭曲身体从一个小圆筒穿过,乞丐财神和畸形人沿街乞讨……

不过,比较少见的,是流浪歌手和马戏团的到来。不得不说,在当时,一个带着吉他,留着长发,穿着大头皮鞋,打扮奇怪的人到捷胜来弹琴唱歌,这还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从地图上看,捷胜这片土地的形状如同海豚的尾巴,是三面靠海的半岛。出城往南走,几公里就到了海边,想再往前走,就得搞一艘船下南洋了。很少外地人会没事跑来捷胜,当然,拿把吉他在捷胜的街头上唱一晚上的歌,这肯定不能称之为“事”啰。她不是一个流浪歌手路过的地方,你只能是特意过来,来看看捷胜的海,破旧的码头,荒废掉的鲍鱼厂。

这个“闯入者”对我颇有些教育意义。当时我不知道流浪概念,更不可能知道流浪的意义,还有一个人为什么要流浪,或者说他凭什么可以流浪。只觉得他就是个流浪歌手的形象,如果要抓一个流浪歌手来做标本,那就是他了。

不像马戏团的到来,做足了宣传,流浪歌手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他和马戏团的老虎、狮子、黑熊一样,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的,真是新奇。打从北门见到他,我就一路跟着他。那个季节是夏天,傍晚时分,我跟我堂兄阿龙吃完晚饭出去逛,到处走走,捡一些空烟盒来折成三角形。这些“三角形”都是我们以后赌博用的资本,如果捡到特殊的烟盒,那就值钱了,虽然它不能变成真实的钱,但它还是比普通烟盒值钱,这就是我们当时的观念,有点类似于原始人拿贝壳当钱使的感觉。当我们在满地找“钱”的时,就这样,撞见了歌手。他从北门外走过来,一路上吸引了好几个小孩子,最后在公厕旁边的一栋空房子门口坐了下来。斜对面是一家水果摊,那家水果摊的老板娘是我妈的好朋友,我叫她芳姨。芳姨有三个孩子,都是男丁,其中大儿子是个傻子。显然,歌手的吉他引起了傻子的关注,傻子跟我们一样都有好奇心,只是他更放得开,马上就想去拨弄歌手的吉他。而歌手像赶苍蝇似的赶傻子那只像八爪鱼那样的手。傻子的手肌肉神经天生有问题,让它看起来像只柔软的八爪鱼。

起初歌手什么都没做,只是坐在那抽烟,便引来一群人围观。后来他跟水果摊要了个纸皮箱,借了一泡灯。芳姨的水果摊就开在自家门口,她叫丈夫从家里引一泡灯给歌手照明,还给他点了个蚊香。空房子门口的小台阶变成流浪歌手的舞台,那泡灯就吊在他头顶,纸皮箱放在脚下,他坐在台阶上开始弹唱。那天具体唱了些什么歌,我现在没什么印象了。但可以想象,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一个流浪歌手来到广东沿海一个偏僻的小镇上,他会唱些什么歌?不来首《大约在冬季》,也要大家一起唱童安格的《明天你是否爱我》,或者毛宁的《涛声依旧》。我只记得黑压压的一群人,一圈圈地包围着歌手,很多人向他点歌,也有人往纸皮箱里扔钱。

我站在歌手旁边,看他表演,一直到“演唱会”结束。感觉他唱了很长时间,小孩子对时间的感觉跟大人不一样,不同步,时间跟空间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都被放大了好几倍。从北门到南门是一段遥远的距离,一首歌也特别漫长,一个夏天简直是一年,一年就更漫长了,应该有半个世纪了,骗你的是小狗。最后他卖唱一共得了八块钱。接着发生的事,很现实,马上结束了刚才大家一起开心的浪漫时光,让我看到了现实生活的另一面:芳姨的丈夫跟他要了五块钱电费。当时,我很替他抱不平,凭什么!一度电才多少钱!我心里这样想,可是没敢说出口。看得出歌手犹豫了,当时他好像讨价还价了一番,可是最后,现实主义战胜了浪漫主义,说多都是废话,歌手还是给了他五块钱。

收摊之后,我和堂兄阿龙还一直跟在歌手的屁股后面,想看他究竟想去哪。他在标兄的私人诊所停了下来,跟标兄要了一杯水喝,然后接着往南门走。感觉他好像要去海边,我们没继续跟了,去海边的话就更遥远了,那是世界的边缘。我站在诊所门口跟标兄说水果摊真是黑心肝,借了一泡灯就向他要了五块钱,他今晚只挣了三块。标兄是个年轻的医生,长得帅气,在我眼里他是个好人的形象。他只是在笑,好像没说什么。我回去又把这事告诉了我妈,我还告诉了多少人?他们都怎么回应我的?我记不得了。

有趣的是,我的堂兄阿龙,他长大后也成为了一名歌手,在街头卖唱。不过,他不能称之为流浪歌手,他的形象不像,反倒像个发廊仔。他曾在广州黄埔大道的隧道里卖唱过一段时间,当时我住在石牌,时不时会去看他,偶然跟他一起唱几首。观众是那些下班后匆忙穿过隧道的无产阶级劳动人民。隧道两边都有公交站,无产阶级们下了公车,穿过隧道,一波人当中偶尔会有两三个停下脚步,他们其中的一个可能会给你扔钱。有一次有个路人扔了一百块钱,这不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干的事,一般来说,丢个硬币会比较正常。可是,当时我们高兴坏了咧,百年难得一见,立马闭嘴收摊去吃大排档,几瓶啤酒下肚之后,买单时才发现是张假钞。后来,阿龙在青春期结束后,去深圳待了一段时间,最后流窜到虎门,终于稳定了下来,结婚生崽,成为一名发型师,在虎门经营着一家很小的发廊。他在电话里告诉我发廊的名字,叫“阿龙造型设计工作室”。店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既是老板也是发型师,同时也是勤快的洗头妹和扫地阿姨。他还留着那把吉他,偶尔会弹琴唱歌给客人听,展示一下自己的音乐才华;业余时间还会去当婚庆主持人,在婚礼上主持节目唱歌助兴,挣点小钱。后来我也成为一名音乐人,我和阿茂组成的五条人乐队,经常在各地演出表演,在我父母眼里,我们这种方式,也颇有点流浪艺人的感觉。

马戏团

我对马戏团的记忆要更模糊一些,或许它比流浪歌手的历史要更久远?不过,也不一定。现在回忆起来,小学以前的事,在时间顺序上,有点乱了,有一些事分不清楚谁先谁后,也没有什么“时间参照物”,比如说,如果我读了幼儿园,那么我还可以说,“哦,对!那是我读幼儿园初班的时候,我跟一个流浪歌手去了一趟海边。当时我们一起还去看马戏表演咧”。我就像一只被放养的走地鸡,一直悠哉悠哉地玩到读小学,人生才开始有了编年史,上学的闹钟才响个不停,才正式开始了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一直滴滴答答到现在。马戏团可以早点来也可以晚点来,对现在的我来说,没什么关系了,就当是在我五岁那年吧。

有一次,我们乐队接受杂志采访,我提起小时候见过的一次盛大的民间活动“扮景”。当时各乡各村的人都出动了,大家穿着各式戏服,举着龙虎狮、鱼蟹虾等模型游街,大锣大鼓,舞龙舞狮地从南门到北门穿过捷胜城,一路吹拉弹唱,场面相当波澜壮阔。记者问我当时几岁?“大概五六岁吧。”我说。后来她去查了,发现时间是1989年正月二十,那时我三岁都不到。我一直以为三岁以前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我对“扮景”前后发生的事,还记得挺清楚的,真是奇怪。其中“扮景”的重头戏之一,一只大狮子,就是我们许家的人做的。它不是传统的“舞狮”和“虎狮”,而是一只真实形象的狮子。我几乎记得整个制作过程,先用泡沫板做出狮子的外形,再涂上一种蜂蜜颜色的胶水,等胶水凝固后,将狮子分为头尾两截,再将里面的泡沫板掏空;狮子皮是我妈用布缝制的,当时她是一名裁缝,她还会自己设计衣服呢。我记得,狮子皮贴上去那天,出了点小问题,导致狮子左边肋骨那边形成了一条皱褶,这事当时就让我很不舒服。

对马戏团的记忆要比“扮景”更模糊,难道是在我一两岁的时候?我问过我爸,他也搞不清楚;我打电话问我妈,她说:“马戏团有来过吗?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可以问问你外公,他正好今天到家里来。”过后,她给我回电说,外公说马戏团五六十年前来过,他说那时候捷胜非常繁华,很热闹。她还说外公他一下子兴奋了,开始聊个不停,一直在聊他小时候的的捷胜城。是我记错了吗?不可能,小时候马戏团肯定来过,虽然事情的经过已经很模糊了,但有个场面我印象深刻。

不管了,还是说说我记忆里印象中的马戏团吧。现在想想都觉得很梦幻,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狮子、老虎、马、黑熊。马戏团的大棚搭就在南门外新建乡的市集上,动物关在笼子里。他们带狮子、老虎去游街了吗?可能有,可能没有,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但,马戏团的宣传车肯定穿过小镇的大街小巷,车头挂着的高音喇叭肯定也一直都在响。

每逢农历三六九赶集时,市集里人很多,马戏团来了就更热闹了。父亲带我去看马戏,在大棚外面的一处空地上,我见到狮子、老虎、黑熊被关在的笼子里。随后的马戏表演我只记得一个场面。就是开场的时候,一个女骑士骑着一匹马冲了出来,跑了一圈,便出了意外,不知道为什么,马冲向观众。当时我好像坐在第二排,它向我这边冲过来。女骑士拼了命拉住缰绳,但它还是撞上了头排的观众。我记得那是一匹红棕色的马,鬓毛是黑色的。观众躲开了没有?有人受伤吗?马戏有继续下去吗?这些记忆不知道被我遗忘在大脑里的哪个角落,我再也记不起来了。

—— 完 ——

题图为明代捷胜所城模拟图,何秀荣设计。作者从《捷胜风情录》一书扫描而来。

仁科,音乐人,五条人乐队成员。

相关资讯

捷胜边防派出所捷胜中学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日前,城区捷胜边防派出所联合捷胜中学部分师生前往捷胜镇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开展“铭记历史,振兴中华”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纪念“九·一八”事变84周年。在纪念碑前,城区捷胜中学师生一起重温了“九·一八”事变的背景、经过和深刻影响,许多学生深刻。

驻汕尾捷胜镇帮扶工作队助力实施水田垦造,切实提高粮食产能

自深圳市驻汕尾市城区捷胜镇帮扶工作队进驻以来,高度重视粮食生产工作,积极协助支持当地开展水田垦造,推动土地流转、撂荒土地复工。近日,在汕尾市城区捷胜镇前进村的垦造水田区,种植户忙着将收割好的稻谷转移到运载车上,运输到仓库进行筛选、装袋等处理。

汕尾城区捷胜镇构建“矩阵”唤醒撂荒地

”近段时间,汕尾城区捷胜镇沙坑村的一些撂荒多年的土地上,突然间出现多台拖拉机,捷胜镇村干部和村民在地里忙活着,来回耕耘,清除杂草。“挖深一点,多上点基肥。“我们主导因地制宜、因户施策开展撂。这是沙坑村对今年流转的土地进行播种前的清理准备行动。

共绘镇域乡村振兴蓝图!汕尾城区捷胜镇开启乡村振兴新时代

《规划》编制工作于去年8月份正式启动,深圳市驻捷胜镇帮扶工作队紧密配合镇委、镇政府,共同对捷胜镇乡村振兴规划工作“把脉问诊”、出谋划策。近日,《汕尾市城区捷胜镇镇域乡村振兴规划(2021—2035年)》(下文简称《规划》)正式发布。

从迁徙文化看捷胜的文脉渊源

来源:界面阅读https://www163com/dy/article/HABGA8PQ0534WBZBhtml文/何秀荣第一章概述捷胜是个历史悠久、山川秀丽、语言风俗独特和文化积淀较为深厚的古镇,也是粤东的海防重镇,素有“黄

汕尾城区捷胜镇街头巷尾的“老味道”

在汕尾城区捷胜镇,早晨是小吃店的高峰期,最早来的一般都是本地买菜的居民,还有卖菜的商贩,一份碗粿或红卫面加一碗豆浆,是很多人的早餐标配。捷胜小吃眼下亦红火捷胜镇南门大街上,在狭窄的小巷,有数家无名店铺,一份碗粿,3元多的价格,着实厚道。

汕尾唯一!2022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名单公示,捷胜镇军船头村入选

8月24日,农业农村部对2022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名单进行公示。全国有256个村落入选2022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广东省有10个村上榜。其中,汕尾市城区捷胜镇军船头村入选2022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名单,是汕尾市唯一一个入选的乡村。

汕尾城区捷胜镇:下好人才振兴“先手棋”,赋能乡村振兴

来自周边农村的多名种植户时常聚集在汕尾市城区捷胜镇乡村振兴人才驿站,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在这里为大家讲解农业种植知识。自今年6月捷胜镇乡村振兴人才驿站揭牌以后,这里成为附近村民学习种植技术的好去处。7月炎夏,田园正忙。

汕尾的“捷胜样板”军船头村,为何能上榜国家级名单?

近日,农业农村部公示“2022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名单。全国共有256个“产业优势鲜明、服务设施完善、乡风民俗良好、品牌效应明显”的村庄入选,广东省共有10个村庄上榜。汕尾市城区捷胜镇军船头村,成为汕尾市唯一入选的村庄。

汕尾捷胜考古一日

□南翔时值仲夏,岭南多雨,海滨尤甚。这是地处汕尾捷胜镇沙坑村西南一片广袤的沙地,一阵大雨之后的间歇,海风从三四百米外强劲地吹来,高低散落的十多米高的桉树婀娜多姿,白花花的腰肢很是抢眼,它们相互致意却又各行其舞。

汕尾城区捷胜镇“星级”酒店,做好乡村振兴“这道菜”

在“五一”期间,军船头村一家拥有70间客房、最多可接待600余人的宴会和会议的“荷塘观芸酒店”,令不少游客慕名而来。荷塘观芸酒店是深圳市光明区对口帮扶汕尾市城区捷胜镇的乡村振。提到汕尾市城区捷胜镇军船头村,不少人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词便是荷花。

驻汕尾城区捷胜镇帮扶工作队一线慰问送温暖,盘活退役军人“人才库”

近日,深圳驻汕尾城区捷胜镇帮扶工作队积极协助办理退役军人优待证,开展“八一”走访慰问活动,有效激发退役军人的荣誉感、获得感,引导退役军人积极投身乡村振兴事业。自开展退役军人优待证办理以来,驻捷胜镇帮扶工作队紧密配合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和城区农业。

提供课后延时服务,汕尾城区捷胜镇深入开展“四点半课堂”

1日下午,在汕尾市城区捷胜镇军船头村党群服务中心的篮球场上,响起一阵阵篮球击地和训练口哨的声音。原来是军船头村“四点半课堂”篮球培训班的同学们正热火朝天地进行训练。儿童节当天,捷胜镇各村(社区)在妇联、团委指导下,开展各类关爱帮扶、走访慰问

汕尾城区捷胜镇:基层组织“擂台比武”,构建“头雁矩阵”

近日,汕尾市城区捷胜镇“书记论坛”的党建引领“擂台比武”活动再次拉开帷幕。当前,捷胜镇正处于打造滨海康养文化旅游和军民融合国防军事特色小镇,奋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书记论坛”也是今年捷胜镇构建极具捷胜特色的“头雁矩阵”,进一步强化党

汕尾城区捷胜镇举行“6·26”国际禁毒日活动,掀起全民禁毒热潮

”6月26日,汕尾市城区捷胜镇“6·26”国际禁毒日暨打击整治养老诈骗宣传活动在沙坑博物馆举行,全体参会人员齐声庄严地进行禁毒宣誓。“远离毒品,珍爱生命,与毒品坚决作斗争。镇禁毒办全体人员、各村(社区)治保主任、网格员、禁毒志愿者等约10。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漯河新闻头条网三星电脑评测网斯特拉斯堡旅游网巴黎旅游网英语培训网以色列旅游网NBA赛程网双鱼球拍五台山旅游攻略金至尊珠宝平面模特资讯大理石石材网张真源歌迷网手机壁纸网携程旅游资讯网
于文文歌迷网-于文文影视女演员、歌手。2014年6月,主演校园青春剧《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同年11月,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斗志》。2016年发表迷你专辑《写一夜心跳》。代表作品:体面、斗志、前任3:再见前任、尚未界定。
于文文歌迷网 guolemei.cn ©2022-2028版权所有